食品安全教学计划:“麻辣食品专业村”被查

“麻辣食品专业村”被查 ■工人穿着脏兮兮的鞋在“麻辣食品”上走来走去 ■面粉盛放在厕所的大盆内

  经过本报记者多日的摸底暗访,昨日,郑州市、管城区卫生监督所紧急行动,突击检查了位于南三环上的管城区南十里铺村,对这一由湖南等外来不法商贩形成的“麻辣食品专业村”狠狠予以了打击,拉开了净化节日市场的序幕。

  “麻辣食品”究竟为何物?它们的流向都是何处?12月23日上午,记者首先来到销售这种食品比较集中的南三环上的万客来食品城。

  进入食品城,记者一打听“麻辣食品”、“麻辣熟食”,很多商户都非常警觉,极不情愿谈论这个话题。据知情人介绍,这是由于该种食品多年来一直是有关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很多人怕了,但是由于利益驱动,大家又不愿意放弃这个生意。

  在该食品城的南院一排、二排,记者发现八成的门店内都充斥着这种粗制滥造的“麻辣食品”,并被冠以“金太阳”、“张师傅”、“王师傅”等牌子,种类不仅有“鱼条”、“排骨”、“旺旺条”、“红烧肉”等,还有的美其名曰“台湾名吃”,但究其内容都是些色彩艳丽、油腻腻的东西。

  “这些东西被说得天花乱坠,其实都是由面粉、豆油、味精加色素等制作而成的,没有正规厂家生产的,都出自一些卫生条件恶劣的手工作坊。”知情人介绍说。

  记者接下来查看所有的这些“麻辣食品”包装,几乎都标有“管城区南十里铺”字样,个别也有“二七区黄岗寺”等字样,但都是无生产批号、无卫生许可证号、无详细生产地址和生产日期,只是每个老板的手机号异常醒目。

  ■暗访:麻辣食品“专业村”

  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该“专业村”,循着一家家门面内机器的轰鸣声,记者叩击了多处铁门,终于有一家打开门,警觉地打量着记者。得知是安阳来的进货商,开门者将记者向老板引见。

  “我们每天出100多箱货,不用担心节前断档。”老板操着南方口音,自信地表白。交谈中,老板称,自己是无证生产,不能为进货商提供发票。然后,便拿出样品向记者推荐。

  “一家作坊生产的麻辣食品咋是俩厂名?”不同包装袋上,分别标注着郑州市瑞华食品厂、郑州市麻辣食品厂。对于记者的不解,作坊老板道出“玄机”:石家庄、合肥等地仅有一家经销商,为了节前多销,印制了不同的包装袋。“袋内的食品一样,外包装可依进货者要求定制。”

  “这东西在农村及市内的学校附近很好销1感觉记者有些“外行”,作坊老板不失时机地指点着。

  在另几家加工作坊,记者看到部分员工光脚穿着满是油污的运动鞋,在麻辣食品上走来走去,一些加工好的“鱼条”沾在上面,他们再用黑乎乎的手揭下来,扔进成品堆中。一些工人为了方便晾晒,直接将半成品摊在地板砖上,任凭人在上面走来走去。

  走出南十里铺村小学对面的一家麻辣食品作坊,记者正好碰上送油的农用车,14只满是黑色油污的桶并排放在车厢内,桶内装的所谓豆油,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循着一辆往万客来食品城送成品的机动三轮车,另一路记者尾随而去,全程目睹了这些产品是如何进入一家家商行,然后被各地商贩批发走的。

  ■突查:村里响起锁门声

  昨天下午,记者将暗访的情况告知郑州市卫生监督所。下午3时许,郑州市卫生监督所、管城区卫生监督所组织了联合执法队,赶往十里铺村进行突击检查。

  下午3时20分,执法车刚刚驶进村里,部分在街头晒暖闲聊的男女突然飞奔散去。“有检查1短短10多秒钟,村里到处响起了关闭铁门的“咣当”声。卫生监督人员迅即下车,赶在一家作坊锁门前进入。在该民房的一楼大厅内,加工麻辣熟食的机器还在运转,切片、包装,10多名工人分头忙碌着。

  卫生监督人员当场指出,作坊里的生产条件严重不符合卫生要求。多数工人没有从业健康证,产品包装袋上也没有标注生产日期。让卫生监督人员吃惊的是,掺加作料的面粉盛放在厕所的大盆内,室外的墙根处还堆放着鼠药。工人们坦言,“从来不吃这些麻辣食品”。

  下午3时40分,一名自称十里铺商会负责人的男子赶至现场,以商会名义要求“有话好好说”。这名负责人否认村内有七八十家麻辣作坊的说法,声称正在生产的作坊仅有10多家。作为商会负责人,卫生监督人员要求其配合工作时,该男子以“影响招商”为名,拒绝带路查看其他作坊。卫生监督人员开具调查笔录后,依法对室内的350多件麻辣食品进行封存。

  下午4时许,卫生监督人员驱车来到村东头的另一家作坊,经查,该作坊没有办理任何证照,属隐没在村里的黑作坊。卫生监督人员进入室内,两名雇工身着脏衣,守着机器忙碌着。半成品扔在沾满油腻的水泥地上,忙碌的雇工在上面踩来踩去。麻辣食品包装简易,厂址含糊不清,更没有标注生产日期及保质期。

  下午4时10分,卫生监督人员依法对加工原料进行暂扣时,一名自称房东的男子赶来阻挠。该男子叫嚷说,作坊主欠其房租,加工的原料不能拉走。该男子拉扯着执法人员,用脚踢落被抬走的味精,围观村民跟着起哄,执法一时陷入困境。下午4时15分,交巡警四大队民警闻讯赶来,协助执法人员将部分原料拉离现常

  ■说法:查处为何困难大

  “净化节前市场,卫生监督部门责无旁贷。然而,对这些食品作坊的查处确实困难。”结合此次查处活动,郑州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李新庆介绍,目前查处这些作坊主要有三大困难。

  “小食品也有严要求”,生产这样的袋装食品,生产单位必须办理卫生许可证、从业人员健康证,所用的原料也要向供货单位索要相关证明。在工艺要求方面,生产麻辣熟食时,配料间、加工间、包装间必须合理布局,流水作业,避免交叉污染,而且要有空气净化消毒装置。进行熟食包装时,工作人员应身着工作服,必须佩戴口罩、手套等用品。这些硬件要求,对于那些生产作坊来说“门槛”过高。为此,生产作坊隐蔽在都市村庄的民宅内,即便办理部分证照,为逃避检查,也不愿挂出。因此,这些作坊的隐蔽性很强,成为查处的最大困难。

  此外,来自湖南等地的作坊主结帮生产,一旦卫生监督人员进村检查,互通信息的作坊主便纷纷关门落锁。如果没有公安、工商等部门大规模联合执法,很难入内检查。为了赚取黑心钱,部分村庄的商会、房东置他人健康于不顾,阻挠正常执法。有了这些庇护,生产作坊在个别都市村庄内才会形成规模。

  这些生产作坊的成本极低。查处时,没收部分原料设备后,很容易易地重操旧业,这也是黑作坊屡打不死的主要原因。

  但参加联合执法的郑州市卫生监督所及管城区卫生监督所的有关负责人均表示,难打仍要严打。据记者了解,目前,卫生监督部门已经集中了精干力量,对部分村庄内的生产作坊进行了调查摸底,以便对其进行严厉打击。